点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点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王微从互联网闯入动画圈

发布时间:2020-07-13 17:51:46 阅读: 来源:点焊机厂家

换到新行业,从头开始起跑的王微也在拼命,他的日程表已经排到了2015年年底。届时,追光动画的第一部动画电影可能上映,制作成本约1000万美元,折合每分钟10万美元,相比好莱坞大片来说算低成本,但在国内已属大手笔,多数国产动画片每分钟成本都在1万元左右。

问题来了:在国产动画电影票房很难冲上3000万元的当下,王微要想凭借此片赚钱,票房就得不低于2.5亿元。当然,中国电影市场正在井喷,两年后的事谁也说不准

故事与机会很多时候,1973年出生的王微决定做事情的动机是好玩。视频网站是他觉得好玩的事情之一,但土豆已成过往,他想起二十来岁甚至更早养成的爱好:创作。我以前除了工作,也写过小说、剧本。王微说,他高中毕业就去了美国,边读书边打工,虽然学的是计算机和工商管理,但一直自认是个文艺青年他的确写过一本长篇小说叫《等待夏天》,并且发表在文学杂志《收获》上。虚构故事和创业一样,对他来说都是从无到有的过程,好玩指数爆表。

写故事天马行空充满乐趣,但写个故事卖钱就不那么简单了。王微知道,电影是大众消费品,卖东西不能完全由着自己性子来,何况他想做的还是个动画片。截至2013年10月,中国原创动画电影最高票房纪录仍然是《喜羊羊与灰太狼》创下的1.65亿元,跟好莱坞大片没法比。在院线经理们眼里,动画片就是个小众类型,国产动画片更是小众里的小众。

在追光动画,王微身兼CEO、编剧、导演、制片人四种身份,他拥有最大限度的自由来实现心中所想,同时也要承担最大的风险。2013年4月1日公司正式成立,王微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召集大家开会讨论剧本,他必须先完成编剧。故事设定有两个前提,首先是在中国发生的、和中国人密切相关的故事,因为追光动画的第一部作品瞄准的是本土市场;其次,时代背景可以是过去也可以是当下,但一定要表现传统与现代的冲突,王微觉得这是中国人正在面对的最大命题。在这两个前提下众人开动脑筋,门神的故事出炉了。

王微说,2012年年底时他去泰国玩,在曼谷看到很多庙宇和宫殿的大门上都有雕像,就想象这些门神如果活过来会是什么样。他是福建人,从小听说祖辈下南洋,驾船到泰国贩运大米,船底要用重物压舱,否则船体重量不足,遇上风浪会有危险。旅行启发了王微的少年记忆,继而产生魔幻想象按照追光的时间表,2015年下半年,这个故事就将出现在大银幕上。

动画片一定要有特别神奇的效果,真人没法表演出来的那种。王微说,选择动画这种表现形式就意味着创意必须独特,有巨大的想象空间,而且还得杀进一个看似惨淡的市场。他就认准了:大家都在说国产动画不好看,说明市场潜力巨大,好产品还很稀缺,这就是机会所在。

往事与成长2012年3月12日,土豆和优酷宣布合并,合并方案在8月20日获得批准。8月24日凌晨,王微发了条微博:七夕夜晚,七年土豆,今晚正式退休下一个有趣的梦里再见。

之后,他声称进入了漫游。实际上,他的漫游状态不过半年,下一个梦就开始做了。在美国,王微除了和各路投资人聊,还去几家著名的动画公司取经,最后觉得这事可以干。

王微去翻看那些动画片导演和编剧写的书,发现历史总在不断地重复。美国动画片的黄金年代是20世纪四五十年代,而80年代跌入低谷,观众对普通的二维动画片失去兴趣。直到1986年,乔布斯收购了卢卡斯的电脑动画制作团队,这就是皮克斯(Pixar)动画工作室。1995年11月,皮克斯的第一部动画长片《玩具总动员》上映,22岁的留学青年王微坐在电影院里,笑得整个脸都酸了,原来动画片可以做成这样。

我们都见过好东西什么样了,不要说中国动画片一定不行,也不要说中国环境特殊,观众已经习惯了梦工厂那种质量的产品,你做个东西出来差太远就很难说服人家进影院。我觉得唯一能做的是,让产品质量全方位接近好莱坞水准。或许技术上会有差距,但创意上没理由输掉。王微说,他对创意的信心,源自他揣摩观众心理,认为本土题材能接上地气。中国人更懂中国人,这也是追光动画第一部作品定位本土市场的原因。

王微的剧本已经改了20多稿。我们现在改剧本主要就是听故事板设计师、角色设计师和场景设计师的反馈,有些情节在剧本上看挺好的,画出来以后就没感觉了。

王微习惯试错,发现问题快速纠正,这是做互联网产品的节奏,只是现在的工作要求他把试错环节尽量提前。王微说:每个镜头都要有存在的意义。

假如创意不输老外,到底是什么扯了中国原创动画的后腿?

王微觉得一是人才,二是时间。他在皮克斯看到,一流动画公司的人力配置是艺术家、技术员和流程管理各占1/3,共同构成数百人的团队。我很清楚现在做的是动画公司,不是我个人工作室,所以最重要的是人。王微说,我找人特别小心,每个人进来我都在想,三年或五年后他能不能当编剧、导演或艺术总监?现在他可能缺乏经验,但是一定要有成长的可能。

武汉订做西装

和龙工服定制

株洲订做西服

荣成定制西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