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点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军方飞碟机构曝光揭秘外星人证据

发布时间:2019-12-11 19:10:28 阅读: 来源:点焊机厂家

尽管南美的乌拉圭是个小国,但其军方对UFO现象却相当开明,调查UFO事件是乌拉圭空军的常规活动之一。以下是巴西《UFO杂志》编辑A.J.盖瓦尔德于2012年2月8日发表的,对乌拉圭UFO报告收集和调查委员会主席阿里尔·桑切斯上校的专访。

没有几个人知道在乌拉圭空军里还有一个专门研究飞碟的官方机构,自1979年由总统钦定成立以来运行至今。机构全称叫乌拉圭UFO报告收集和调查委员会,以下简称调委会。

在南美大陆,只有三个类似机构可以与之比美,分别是:1997年于智利成立的隶属于该国航空总局的不明空间现象研究中心、秘鲁空军的不明空间现象调查部以及自2011年至今一直在建的阿根廷一个委员会。

调查UFO事件是乌拉圭空军的常规活动之一

出色的专家

2010年,A.J.盖瓦尔德在乌拉圭首都蒙特维多召开的一次研讨会上做有关巴西UFO解密进程的报告时,采访了调委会主席阿里尔·桑切斯上校,乘机更好地了解了这个官方UFO研究机构。当时,桑切斯是位空军军官,同时也是研究UFO的专家和演说家。在巴西,他经常向人们展示调委会的工作。实际上,他是国际会议上的常客。

解密UFO

在离蒙特维多30千米远、位于博伊索兰扎空军基地的调委会总部里对阿里尔·桑切斯上校的采访是成功的。两人相见恨晚,开诚布公,相谈甚欢,在3小时的聊天里涉及了方方面面的话题。随后又共进午餐,参观了基地设施。正如桑切斯所言:“我们很乐意毫无保留地将所作所为向《UFO杂志》公开。”

桑切斯作为巴西《UFO杂志》的海外记者已经有十几年的经历。在处理UFO方面富有经验。因为有着调委会主席的身份,显得更加与众不同。他坦言,其掌握的档案资料俨然如x档案,他的团队恰似x档案里一心追踪事实真相的人物,看调委会如何运作是件有趣的事。

调委会的成员都是职业的UFO专家,因为他们由乌拉圭空军支薪。事实上,他们是空军常驻军人,只是抽出部分时间投入UFO调查活动,随时待命。当有报告需要调查时,他们便身穿军服,乘坐军车,寻找证人,提取证物,收集信息,然后在一整套严格标准化的程序下展开彻底调查。整个南美洲都应该向乌拉圭学习这个模式。#p#分页标题#e#

另一个值得推广的模式是于2010年11月由调委会主办,并在首都举办的国际调查太空和外太空现象大会。这是世界上首次由军方支持的UFO大会,与会者里军装一片。此外,为了扩张,调委会还成立了一个民间分支机构——空间和外太空调查地方中心,至今已有10余年。

桑切斯坦言:“对于UFO现象,我们至今还没有找到答案。它们来自哪里,飞碟是怎么一回事,我们还在探索。但是,我们的信念很坚决,要继续研究下去。作为为乌拉圭服务的一员,我们必须保持公正,绝不拔高或者贬低任何观点。”

对新观点持开放态度

在蒙特维多举行的全球大会是基于开放的观点召开的,会议吸引了南美洲众多UFO大腕与会。尽管调委会对UFO的调查采取的是科学的方式,但其成员仍持开放的心态,积极对待各种观点,乐意与社会各界探讨有关飞碟的问题。

迄今为止,调委会通过信件、邮件、电话等方式已经收到了2200份报告,包括照片、影像资料等。但至今还没有发现与外星人直接接触的证据。

作为空中交通的统治者,桑切斯提到了UFO多次入侵乌拉圭领空,并危及空中飞行安全的案件,一些还涉及军方和民间航空器。在谈到一起2007年发生的涉及德国汉莎航空公司的事件时,桑切斯说:“我们必须第一时间向空军司令部报告,后者再向国防部长报告,国防部长再向总统报告。”

调委会与民间研究机构及国外官方组织保持着密切的伙伴关系。

乌拉圭在调查UFO事件上有一套独特的方式。由于成员全部都有官方和军方双重身份,因此在调查过程中反应神速、制度严谨,简直就是x档案现实版再现。作为乌拉圭军方的代表,调委会深知责任重大,在提交报告时代表的是国家形象。

因此,在处理UFO问题以及对待证据和媒体时,首先必须保证公正、客观,不偏不倚;其次,必须严肃谨慎地公布现场信息,不会事情还没弄清楚就匆匆先下结论。工作中不带偏见,也不会刻意隐瞒信息。#p#分页标题#e#

以下是采访全文,AJ.盖瓦尔德简称为编辑,阿里尔-桑切斯简称为上校。   编辑:调委会是令尊于1979年所创立。请问您加入到调委会有多长时间了?您打算照搬过去的模式吗?

上校:不然。我以上尉军衔加入调委会已经过去20年了,是当时的主席弗雷迪·普雷托上校邀请我入会的。他认为我最适宜从事此类工作,让我当调委会的秘书。换句话说,我一开始就负责管档案。我得逐个逐个地阅读档案并尽可能多地将它们牢记于心以便进行调查工作,有些情况下需要向媒体通报。

作为研究与UFO现象有关的官方组织的一员,我得了解它以便在不犯错误的前提下解释被调查档案。我当上主席已经有4年时间,而调委会自1979年成立至今已经运行了32年。

编辑:除了调查和发现外,您认为调委会最大的强项是什么?

上校:我得说我们最重要的东西是我们的人力资源。是的,机构的人力资产是我们的研究人员和分析专家。这是我们的强项,也是调委会最重要的东西,甚至比我们活动所用的设备和技术还重要。我们的人员具有服务于乌拉圭空军和政府所需要的技术素养,足以应付不断发生的UFO事件。

编辑:在您加入调委会之前和之后,调委会调查了多少案件?

上校:在过去30年间,调委会收集了2200余份目击报告,大约调查了1250起。也就是说,不是每一份报告都去调查。有些报告所含信息太少,无法深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是记录事实经过,比如看见了什么、什么时候发生的、发生了多长时间等等。但是,每当收到一份好的报告时,比如有证人或者可靠证据时,我们就展开被称为“UFO案件”的调查。

高度陌生性

编辑:调委会的调查方式是什么?所用方式与民间UFO学者的方式相似吗?

上校:是的。由于有些案件缺少细节,我们只调查了约50%的目击报告。在被调查的1250起案件中,有40起可以被列为UFO案件——这些案件没有结果,无法就物体的特性给出科学的解释。这些不寻常的事件是当下我们的航空和太空知识无法给出答案的。#p#分页标题#e#

它们非常奇怪,非常独特,符合高度的陌生性,以致我们无法做出结论。这些案件值得重视。确认的事件数量比世界平均水平要高一些,因为调委会采用的是更为苛刻和严格的标准,而民间UFO学者并不采用这种标准。

编辑:您所说的“高度陌生性”,我认为就是J.A.海尼克所提出的近距离接触的标准,是吗?

上校:海尼克的分类在初期我们使用过。然而,我们对此标准进行了改进,以便更适合我们的工作。如你所知,海尼克认为一系列因素可以增加“陌生性”和证人的“诚信度”。当所有这些累计起来达到一个高水平时,我们就认为它是一个UFO案件。

编辑:在“高度陌生性”的40起案件里,哪一起最引起您的注意?能够描述一下吗?

上校:最令人震惊的事件是发生在1986年的一起乌拉圭飞机追踪UFO的案件,两架普卡拉双引擎战斗机试图拦截一个未经授权侵入乌拉圭领空的UFO。我相信在当年当月当日(1986年5月19日),巴西官方也承认发生过同样的事。

编辑:您认为在乌拉圭被追踪的UFO与在巴西发现的大批UFO有关?它是其中的一个?(当时,有20余个直径约100米的圆形UFO密集出现在巴西东南首府的雷达屏幕上)

上校:我得查一下卷宗里的时间才能回答你,但这是有可能的。我们的飞机于20时30分试图靠近在大坝上盘旋的一个物体,他们试了两次,但没有成功。不明物体高速逃离,我们的飞机根本追不上。

编辑:在对此案件的调查中采取了什么方式?

上校:我们收集了所有的飞行资料,比如说飞机的种类、飞行时间、速度等等。然后,我们对几位飞行员进行了彻底调查。当班的一共有四位飞行员,两架阿根廷造的普卡拉双引擎战斗机。

这种飞机在福克兰战争中经常使用,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四五百千米。但是UFO的速度更快,大约为每小时1000千米。

编辑:除了不可思议的速度以外,UFO还展示了什么其他迹象以表明它可能来自不寻常的地方吗?#p#分页标题#e#

上校:是的。其中之一是可以看见物体随着强度增强,它的颜色也在改变,从黄到橙然后变红。它高速飞离我们的视线,在我们试图第二次截击时,它做着同样的事:当普卡拉双引擎战斗机接近它时,它朝西一瞬间便无影无踪了。飞行员无计可施,只能停止追击,返回基地。

编辑:第二次试图截击的时间有多长?

上校:也就几分钟,因为军机一靠近,它就消失了。非常奇怪的是,我们的飞机一离开,物体总是回到刚才出现的同一个地方,好像是在戏弄我们的飞行员似的。有一段时间,UFO在大坝上空盘旋,我们的飞行员做出快速操纵反应(三四十秒)的样子。

编辑: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上校:当UFO注意到飞行员的快速反应后,就高速朝西飞走了。

编辑:在这次遭遇事件后飞行员发生了什么?

上校:由于有压力,他们取消了训练,返回到杜拉斯诺空军基地(乌拉圭最重要的基地,位于国家中部)。到达后他们向上级报告了事件。同时,他们得知蒙特维罗曾经停电,虽然只有几分钟,但却影响到了整个城市。据称,停电原因是一根从UFO出现的大坝方向来的电线过热。我得说明,杜拉斯诺基地经常进行各种训练,那里有各式的飞机驻扎。

编辑:调委会认为彼此之间有关联吗?也就是说,你们认为大坝上的UFO与停电有关系?

上校:是的。我们认为物体肯定是以某种方式影响了电线,导致过热现象发生。这只是个假设,根据是UTE(乌拉圭电力输送公司)提供的技术数据。他们的技术人员在一些输向首都的变压器里测到过热现象,我们猜测这是事件的后果。

毕竟,UFO出现在大坝上是有原因的,它是要在那里做什么事,但具体是什么我们还不得而知。当晚,大坝上的安保人员和雇员都目击了物体在周围的飞行。地上和天上都看到了该物体,这是千真万确的。

编辑:你们和普卡拉双引擎战斗机的驾驶员交谈过吗?他们情绪如何?

上校:他们对所看到的东西非常吃惊。我根据我们的调查程序逐个亲自询问过这四位飞行员,所有人在形状和操控性能方面的描述都非常巧合。飞行员对所发生的事感到震惊。#p#分页标题#e#

编辑:他们仍在基地工作吗?

上校:只有一人还在基地。调查程序

编辑:你会步他们的后尘吗?假如你当时在其中的一架战斗机上,你会做如何反应?

上校:我可真想在上面啊!(笑)但我想我的反应也肯定是大吃一惊。实际上,我当时肯定不知所措。谁知道该干什么?飞机是双轮涡压发动机型攻击机,双方也许会是处于敌对状态。

但是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飞行员要采取行动发射导弹的话还是得遵守命令。根据乌拉圭法律,除非有总统下令或者是在战争状态下,我们才能向飞机开火。飞行员可以想,但没有得到命令是不允许发动攻击的。

编辑:除了这个涉及军方的案例,还有其他同样有意思的民间案例吗?你能描述一下吗?

上校:是的。有个案例涉及一架被民间租用在大陆用于运输的军方飞机,运营人都是平民。发生的时间是1979年,当时飞机从巴拉圭的亚松森到蒙特维罗。飞机进入乌拉圭空域后就被一个发光的球体始终跟着,一直跟到首都。机组成员看到物体后,询问控制塔附近是否有其他没有联系上的飞机,但答案是没有。

编辑:接下来发生了什么?飞行员的反应如何?

上校:所有的机组成员和旅客都看到了发光体,他们可不乐意身边有个UFO。他们更担心飞行的安全。飞行员想看看物体是否对信号有反应,于是他打开了很强的降落灯。

当时,UFO距离飞机约有700米远,看到降落灯以后就向飞机左翼靠近。机组成员可以闻到一股类似塑料被烧焦的味道,便害怕起来。驾驶员赶紧关掉降落灯,UFO马上又飞开了。我们只能说,在某种程度上,此球体对光有反应。

编辑:这种状况持续了多长时间?对飞机设备造成损伤了吗?

上校:没有。时间很短,也就一两分钟。因为当UFO飞近飞机时,飞机上的每个人都闻到了塑料件烧焦的味道,所以驾驶员关闭了可能吸引UFO靠近的降落灯。机舱里没有烟雾,只有塑料烧煳了的味道,这足以让人想到起火。后来味道从排气窗散发出去。#p#分页标题#e#

编辑:你询问机组成员了吗?

上校:没有。当时我还没有到调委会。我是10年后的1989年才到。不过,我调查了乘客看到球体的所有细节。比方说,有个人还带着一架照相机。驾驶员得到报告,他要求那个旅客把UFO拍下来。

同时,所有的旅客都在看那个球体,机长在试图避免发生惊慌。当他们快到蒙特维罗请求降落时,UFO跟得不是很近了。飞机缓缓穿过云层降落时还看见过它,但距离很远。当大伙离开飞机后,证人接受了调查,照片底片上交给了有关当局。

编辑:那些照片后来怎样了?它们被分析了吗?

上校:它们被分析了,报告很有趣。照片有点曝光过度,专家说图像受到强光的影响。驾驶员也吃惊怎么会在这么高的高度看到这个不明物体。由于它那么高,并且可以对飞机的灯光做出反应,也就排除了等离子或者气象等离子的可能性。UFO不只是盘旋,它是在跟踪飞机。这是个不寻常的案例。

编辑:有没有关于普通人的目击案例呢?最吃惊的是什么情况?

上校:有许多案例可以说说,都是很有意思的。例如,有一次,一个家庭在塔古雷姆博省度假。晚上,大伙在一起看电视,突然电视信号受到了干扰。最初,他们认为可能是外面的风把天线给刮歪了。于是,派了个人到外面去看。他说天线好好的,不过屋顶上有个发光的物体。

胆战心惊

编辑:下面发生了什么?难道是UFO干扰了天线吗?

上校:显然是的。大伙都跑到外面来看,目击到这个物体朝着一块田野飞去,飞行中展示了不同的操控能力。它是个红色物体,沿低纬度飞行,速度极快。大伙赶忙跑回到屋子里,挤在窗前看它表演。UFO飞近屋子,声音很大,天线掉落到地面上。很显然,它碰到了天线导致天线坠落。

编辑:也许驾驶者不很熟练……

上校:是的,很不熟练啊!父亲拿起一支枪要保卫家人,但没多久屋里的灯就全灭了。屋子是靠旁边的一个加工厂供电的。他们全被困在屋子里,看着窗户上的光跳舞……当夜无人能够睡得着。#p#分页标题#e#

丝袜熟女

制服美少女

大胸女人

成人美女图片

性感美女图片

美乳人体艺术

肉色丝袜

大胸照

黑色内衣萌妹子私房写真

TGOD推女神性感美人于姬Una国模大尺度私拍图片

美空嫩模诗朵雅惹火内衣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