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点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揭秘出租车利益金字塔车老板稳坐家中月入万元

发布时间:2021-01-21 19:40:48 阅读: 来源:点焊机厂家

“出租车司机,全年无假期,三百六十五,跑东又跑西;出租车司机,周一到周七,凌晨到深夜,没空吃东西;出租车司机,收入实在低,九成份和气,手里剩个一。”

你以为所有出租车师傅,都如这首打油诗般苦逼吗?非也。处在这利益链条的不同阶段,有的人吃香喝辣,有的人起早贪黑。东方今报记者 付雨涵/文

【买车外包】买两辆车租出去 甩手掌柜月入万元

老陈的经历很难被复制。上世纪90年代初,他和妻子来到郑州开出租车,“那时一辆黄面的6万多,一个月工资才不过百十块钱”。老陈说,他和妻子没钱买,“包”了亲戚的车,白天晚上替换着开。

2003年非典肆虐,出租车连车带牌四五万元都少有人问津。老陈和妻子一咬牙,花10万元买了两辆出租车。非典过后,出租车市场生意节节攀高。现在老陈和妻子不亲自跑出租已经快5年了。老陈说,2011年一辆车包租价5000元,除去保险、营运、修车等费用,一个月就入账近万元。“现在情况差了一点,从2014年下半年,费用就低了。”老陈说,2013年两辆车包租价一个5500元、一个6000元,现在统一都是每月4500元。尽管市场价格在变,但有“两张王牌”在手,还算是稳健的投资,吃喝不愁吧。而以老陈为代表的“掌柜”,在郑州有不少。他们大多为都市村庄的村民,还有一些下岗职工,如今他们大多数已经不再开车,而是将车辆租给他人,每月收取车租。

【合伙买车】买辆出租自己开 起早贪黑盼赶紧回本

郑州第三代的哥赵勇,只用4年时间就走完了从包车到买车的路。

2011年,赵勇在郑州开起出租车,以每天150元的价钱小包白班,“每天挣个三四百很轻松。”赵勇说。2011年下半年,摸着道的赵勇,觉得“小包”挣钱少,就“大包”了一辆车,然后又以每晚110元的价格小包给别人,自己还是跑白班。“小包是我给别人开车,大包是别人帮我开车。”赵勇说,大包比小包多挣一点,但操心也多了。“大包”干了两年,促使他做出买车打算的,是因为辛苦一年没挣钱。“一年加上夜班拉了16万,交班费9.75万,加气、房租等算下来就剩个1万多的生活费。”赵勇就在2015年初与朋友合伙,各出33万买了一辆出租车。他开白班,朋友做夜班。“一个月就按挣5000来算,至少也得五六年才能回本。”赵勇说,出租车报废年限8年,“现在出租车价低,一卖就赔,也不去想啥时候回本了,就天天这么起早贪黑拉活吧。”

【包车司机】只求多拉快跑 刚入行已经想好“退路”

有俩钱挣着,有小酒喝着,如果要求不高,这日子也美滋滋的可以。27岁的鑫哥就是这“美滋滋”中的一员。在他看来,每天跑车,不用养家糊口,的确得劲,但不是长久之计。

鑫哥去年4月份来郑州,以每月6000元的价格大包一辆出租车,他跑夜班,另一合伙人跑白班,“去年每天交150元,现在生意不好了,每天交130元”。“晚上跑车也就拉个300元,每月500元保险,220元交给公司,再算上维修费用等,一个月得出去8000元左右,落到手里的不过三四千元。”鑫哥说,出租车比较贵,他不打算买车,等包车两年合约期满,便改行做别的。而采访中记者也了解到,郑州目前的出租车司机,约七成都是给赵勇和老陈这样的车主打工,他们多是外地来郑工作的,对这个城市没有归属感,只求挣够了车租钱后,再多存一些钱下来。所以,在驾驶过程中,更追求的是挣多少钱,对服务、车况等要求较低。

三国战天下BT版

仙子奇综

枪之轨迹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