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点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南方人物周刊两个微博客的力量

发布时间:2021-01-22 09:04:23 阅读: 来源:点焊机厂家

一些在传统媒体视为禁忌的事情,在微博大海里被你一句我一句说来说去后,敏感的事情逐渐褪去敏感,变成寻常事物,言论自由的空间由此一点点扩张

“兄弟们,我又在搅动中国了。”

《凤凰周刊》记者部主任邓飞守在笔记本电脑前,一边发着微博,嘴里不停念叨:“我要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真实的一面。”

这天晚上是北京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夜,他招呼了几个朋友来家吃螃蟹,火速干掉一只螃蟹,喝了半杯白酒之后,就冲进了书房。他已经约好,晚上8点要在微博上说说收容制度的方方面面。

此前一天,新疆本地媒体捅出了一个大新闻——四川的智障人士被贩卖到新疆的工厂,干牛马一样的工作,和狗吃同样的伙食,两年没洗过澡,时时还有被暴打的危险。

邓飞摘了眼镜,又戴上,他很兴奋,手指在键盘上狂舞。他指着电脑对来访的朋友说:“你看又有多少人@我了,我又多了多少粉丝。”

他连续发了5条微博“新疆智障苦奴大揭底”,用一二三四五标清楚,想用自己的采访经验讲述中国收容制度的某些方面。

很多人转发,或者加他为好友,他指着电脑上某个加他的好友说,“你看他是加了V认证过的,是XXX组织的,这就是我的新朋友啊,以后如果我再去采访,或者有什么事情都可以一起行动。”

在《南方人物周刊》魅力人物的颁奖现场,他还在微博上总结:“微博是上帝观音耶稣如来等人商量后给倒霉中国人最好一个礼物,估计他们都看不下去了……”

微博搅动现实

作为中国最优秀的调查记者之一,邓飞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作为互联网使用者,他此前一篇《朱军枪杀法官调查》曾经有过230万点击量的纪录。

当他的朋友、新浪微博副主编刘新征拉他在新浪微博安家时,他并不怎么感冒,他对自己的博客生活很满意,“微博140字,是小刀。我们这种人都习惯耍大刀了。”

虽然没用过这玩意,但他知道此前有个叫饭否的网站,成为了审查制度的牺牲品。

2009年8月30日15时43分,邓飞在两个微博上(他也在腾讯上开通了微博)写下第一条信息:“南昌市7名警察用一副手铐、一根麻绳、一个摩托车头盔、一根木棍、一张毛毯、三根高压电棍对万建国逼供17小时,导致万死亡,诸位可以想象分析警察如何利用上述工具的。”

从一开始,邓飞就把微博当成了一个发声的平台。他的声音第一时间被关注他的人看到,如果这个人再有兴趣转发或者评论一把,传播效果就可以无限放大。不论是速度还是广度,都远超过任何一种媒介形态。

事实上,他是过了相当长时间才意识到微博的力量。7月18日,邓飞在论坛上看到一个帖子:湖 北省委门口,一个老太太被警察暴打,而她居然是省维稳办主任的妻子。

他的感受是太戏剧、太乌龙、太搞笑,但还是把这个帖子内容发成一条140字的消息:【湖北警察摆乌龙,省委大门错殴干部家属】6月23日,湖北省委南大门6名武汉公安便衣围殴一名体弱老妇。被打者陈玉莲是湖北省政法委综治维稳办领导黄某之妻,当天黄在河南参加中央政法委会议,去年以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代表受到胡锦涛接见,陈现已住进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住院部,公安道歉说打错了。

因为工作关系,他和很多记者都是朋友,他们也都在微博上关注了他。《中国青年报》特稿部副主任刘万永私信他:情况属实,陈的丈夫黄仕明是湖北省政法委综治维稳办副主任。武汉警方多次恳请黄放弃追究,如追究,“一级派出所”就会摘牌,让警察写100次检查算了。

邓飞通过刘万永联系到了黄,再把这些信息发到了微博上。

一石激起千层浪。其他媒体的调查记者也开始行动了。很快,陈玉莲被证实不是被错打,她的女儿死于一场医疗事故,她是常年上访户,被打当天就是约好了去省委上访的。

显然,陈被打是故意的,她甚至表明为查清真相可以和丈夫断绝关系。这个戏剧化的结果成了这个故事继续前进的动力。

武汉警方开始回应,武昌区公安分局局长朱正新去看望陈,一见面就猛抽自己耳光。朱的同事,青山区的红卫路派出所所长潘峻却在其博客上转载了一篇文章,称陈玉莲耍泼,还用口咬警察致肌肉撕裂性外伤。邓飞连线了陈玉莲,发出一条微博:【陈玉莲大哭大骂警察造谣,警察辩护博文被撤】武汉青山区红卫路派出所所长潘峻发表博文称陈玉莲形同泼妇,还用口咬警察肌肉撕裂性外伤。陈大哭大骂警察造谣,并称警方公开录像就真相大白。记者再问潘,潘说只是转帖,不关他事,后速删该文。

7月23日,湖北省委政法委、省公安厅分别发出通知,但这个表态并没有令人们满意。3天后,《南方都市报》记者占才强发表《揭秘湖北省委“信访专班”》一文,称这些警察是负责维护省委办公秩序的信访专班,有更多权力和底气对付来省委上访的民众,这个结论成了本次新闻事件的总结。

终于,6天后,武汉市公安局宣布:武昌区公安分局对少数民警违纪、打人问题的处置失当造成不良后果,区公安分局政委陈建祥负有直接领导责任,免去其分局政委职务;区公安分局局长朱正新负有一定领导责任,责成其做出书面检讨,并在全局通报批评。

这出大戏已经证明了微博的巨大力量,但这只是一个预演,更大的高潮还在后面。

宜黄事件的发酵

9月,江西省宜黄县成为了微博的风暴中心。9月10日,因为拆迁引发的纠纷,钟氏一家有3人在和政府的冲突中点燃了自己。几天后,自焚者叶忠诚去世,他是钟家儿女父亲的结义兄弟,无子女而被钟家人侍奉,因为义气失去了性命。

邓飞知道了这件事,但他没有行动。在中国做一名调查记者需要坚强到麻木的神经,血拆已经不是“新闻”。

事情如果只是这样,那么钟家的命运和成都自焚者唐福珍也不会有太大区别,但是互联网工具的介入让这件事的演变如同好莱坞大片一样跌宕起伏。

自焚6天后,钟家两姐妹被堵在南昌机场女厕所。她们原本是准备当天去北京录凤凰卫视《社会能见度》的节目。

钟如翠和钟如九买了早上最早的机票,这样她们就可以10点钟到北京。她们到得太早了,甚至候机楼都没有打开大门,她们躲在了角落里。

大门打开后,钟如九有些害怕,姐姐安慰她:“再坚持一下就上飞机了。”显然,她们还是低估了政府的力量。

她们登上手扶电梯去取登机牌,一群男女冲了过来,钟家姐妹认出了他们——宜黄县政府工作人员。

钟家姐妹开始厮打、反抗。钟如翠给一位机场工作人员下跪,拜托不要让宜黄政府的人带走他们。或许是考虑到影响。机场的工作人员带他们去了休息室,依然没有人肯出面解救。

县委书记邱建国和副县长刘文波到了机场,邱当过驻京办主任,比其他领导更清楚上访户在首都的影响,而且国庆即将到来。

昌北机场派出所一位副所长带着民警赶到了现场。他们说了一句让钟家姐妹稍感安慰的话,“有我们在,你们不要怕。”随后,他们将这对近乎瘫软的姐妹带入机场内的公安局办公室里,而宜黄县来的人像影子一样尾随其后。

钟如翠给采访过她的《新世纪周刊》记者刘长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刘长很着急,发了一条微博:【紧急求助!】今天上午7点,抚州自焚事件伤者钟家的两个女儿在南昌昌北机场,欲买机票去北京申冤,被一直监控她们的宜黄当地四十多个人控制在机场,家属报警无用,现仍在机场,处于被扣状态中,泣血求助网友。

此外,刘长还附上了民航江西机场公安局昌北机场派出所的电话,但这个电话一直不通。

权力与荣耀手游

装机软件

幻想圣域手游

数码暴龙激战